当前位置:
湖南教育新闻网> 先声> 先声故事 > 详情

【教育故事】什么时候都不晚

2024-03-27 14:14:51 来源:湖南教育新闻网 作者:张艺文

我任教的小学坐落于周家大院旁,这儿山清水秀,景色宜人;同时也是最偏远的一个山村小学,山路蜿蜒继续延伸向前,不知多远才有尽头。附近依山而居的学生都会到本校上学,刘波(化名)也是其中一人。

初见他时他紧抿着双唇,圆圆的脑袋上两条粗黑的眉毛耷拉着,黝黑的脸蛋涨红了。这是因为他被我的第一个入学考验给难住了(正确写出自己的姓名)。他拿起笔又放下,迟迟没有动笔,我问他是不会写吗,他摇摇头,可半晌过去了,还是没能完成。

父亲替他回答说幼儿园时是会写的,只怕是暑假把性子玩野了,不会写了。这位父亲先失去了耐心,因为家里还有农活要忙,不能耽误太多时间。于是喧闹的骂声响起,巴掌落到了他圆滚滚的小脸上,他仍旧没有动笔,只是大哭起来。

刚开学刘波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我赶紧去请教幼儿园的蒋老师,向她了解刘波的情况。得到的答案果不其然,这孩子少言寡语,性格孤僻,受批评时也不说话,只默默掐自己的手心,掐的血淋淋。

我瞬间感觉如临大敌,要不就由他去吧,不能太过勉强。可是对上他那对玻璃珠似的眼睛,捧着写好的名字期待被我表扬的神情,我对之前得过且过的想法有些羞愧。

开学后,刘波果然没让我“失望”——与同学打架,掀同学衣服,恶作剧藏起同学的文具,扔同学书包、欺负同学、带头做危险动作,实在是让我头疼极了。

问题孩子的背后一定有一个问题家庭,与其一直跟在他后面填窟窿,关键还是得找到其根源,对症下药。

一次偶然的机会,在校门口遇到了刘波的妈妈,她似乎也正有话想对我说。在交谈中我走进了刘波生活的一角。

刘波的爸爸脾气暴躁,在有了家庭后也不知如何教育孩子,满足孩子的物质上需求就已经很艰辛,当孩子犯错时只会非打即骂,家庭中很少有交流,渐渐造就了刘波内向,暴力的性格,常常选择用武力解决问题。他的妈妈患有心脏病,没有劳动能力。一切的生活来源都指望家养的几头猪,开学前才卖了一头猪才为孩子购置了书包等学习用品。

他们不像传统的农村家庭,对孩子并不宠溺,相反十分严格,尝过了生活的种种磨难,希望孩子能通过学习,改变自己的命运,过上相对轻松的生活。“孩子跟着我,每天就只能吃点洋芋和萝卜。”说着,她的眼圈红了,几乎要落下泪来。难怪这孩子总是穿着不合身的破旧衣衫。

原生家庭对一个人的影响是巨大的,也许就能左右他的人生路,如果按照现在已知的方向发展,刘波未来必定十分坎坷。

我收拾了弟弟的一些旧衣物,放学后真实踏进了他的家。入目室内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,只见几件破旧的家具,烧水用的居然还是最传统的方式:煤炭柴火堆上架铁架,放上已烧得看不清原貌的水壶。

送衣服时他也在,从破破的旧书桌前抬起头,只是看着我,并没有说话。我简单告知了刘波妈妈一些教育的方法,多与孩子沟通等,就离开了。

我的心大为震撼,居然这个年代还有如此的家庭,孩子是他们家庭唯一的希望和光明。

我看刘波的目光更为复杂了,我由衷地希望他、盼望他能够像一只浴火重生的鸟儿,从那昏暗无光的房间里飞出来,飞上蓝天,飞向更远更远的地方。可又觉得他会被什么东西绊住。他仍旧一次次犯错误,我也有些黔驴技穷,对他的关注不像之前那么密切。

谁知他上课开始勇于举手回答问题,我开心极了。从这一点突破开始,我鼓励他的每一点小小进步,渐渐的他犯错误少了起来,开始愿意表达,在学习中他也主动帮助同学,不再有伤害自己和他人的行为。朗读时,他微微仰头,时而晃脑,时而闭目,十分有范。

我看见了他迈出的步伐,挣脱束缚,走上了自己的路。现在的他是个热情大方十分受欢迎的孩子,善于思考,不怕难题,总能回答出让我意想不到的答案;肯吃苦,打扫卫生总是抢着来。我想,我为他的改变只起到了一点推动作用,更多的还是他自己的觉悟。我由衷地为他的改变而感到高兴!他的妈妈应该更是如此。

总能听见有人抱怨自己当前的苦难都是由不好的原生家庭造就,不会教育的父母赋予了他们不好的品性,难以挽回。可我在这一年级的孩子身上却看到了另一种可能,无法改变环境,那就改变自己。

从前的这短短几年,怎能影响人生中以后那么多年,在同样的情境下向好还是向坏都是有可能,这个选择权掌握在自己手里。人生的道路何其漫长,任何时候改变都不算晚,因为我们都是发展中的人,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都会有新的事情发生。

教育,什么时候都不晚。

(作者单位:永州市零陵区何仙观完小)

编辑:李薇薇

热稿排行

Baidu
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