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湖南教育新闻网> 要闻> 《湖南教育》 > 详情

徐惠:为幼儿打开世界

2023-04-19 09:18:08 来源:湖南教育 作者:赵经天 许婷

《湖南教育》报道 记者 赵经天 通讯员 许婷

湖南师范大学古朴的校园里,“藏匿”着一所附属幼儿园。它,有着70年办学历史,园所不大,却精致、有温度。

记者边走边感受着——这种温度,可能来自当天阳光明媚的天气,可能来自园所建筑外观的暖色调,可能来自每一名师幼脸上挂满的笑容。

直到见到园长徐惠。齐刘海,身着碎花半裙,佩戴花朵耳环,如春日里的那一抹暖阳。与徐惠坐下,深入交谈后,才明白,原来园所“温度”的源头,来自她。

1992年,徐惠从长沙师范学院毕业,扎根于师大幼儿园,在这里成长,见证、亲历着园所的每一步发展。31年来,她始终希望,能用自己的力量,为幼儿打开世界之门。

微信图片_20230418145630.jpg

“打造岳麓山下充满书香气质的乐园”

“1992年,我加入师大幼儿园。当时,岳麓区(原西区)仅有几家大型公办园,我园就是其中之一……”采访开始,徐惠讲起了她与师大幼儿园初遇的故事,“这里是让我无比自豪且承载职业梦想的地方。”

2015年4月,徐惠迎来职业生涯的重要拐点——成为师大幼儿园园长。

“都说无知者无畏,正因为我太了解园所辉煌的过去,所以对我来说,如何在当时已取得的成绩上更上一层楼,是极为困难的一件事。”作为师大幼儿园“本土”培养的园长,徐惠毫不掩饰自己接过接力棒时的压力。

她说,压力还源于那几年的一些现实情况——

国家二孩政策放开,幼儿数量增长较多;

学前教育快速发展,同区幼儿园和幼教集团如雨后春笋般涌现;

园所因在大学校园内,发展空间受限,硬件设施老化;

…………

“学前教育是基础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,必须在现有基础上,将师大幼儿园扩容提质。”徐惠知道,这是时代的需求,也是园所向上发展的关键。“但归根到底在于我要‘办一所怎样的幼儿园’,才能在众园中,突出优势与特色,从‘品质’走向‘品牌’。”

徐惠决定启动心中酝酿许久的计划——

打造一所岳麓山下充满书香气质的儿童乐园。

为此,她从改善办学条件着手。在副园长易乐媛的印象中,从2015年起的每个学期寒暑假,在学校党委和行政的大力关怀和支持下,徐惠都会因地制宜对园所进行提质升级。

焕然一新,是所有家长的评价。当然,徐惠的初衷并不是简单的翻新,而是想为幼儿创设一个健康、舒适、安全的环境。因此,除了建筑的修缮外,还在原本小小的园区增设了风雨长廊、玩沙池和玩水区,更换了大型玩具、设计了文化墙和阅读走廊,创造了童趣且温馨的班级教室。

现在的师大幼儿园,可以说“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”。“乐园”改造初具规模后,徐惠迈出计划中最关键的一步:设计以幼儿为主体的阅读课程,培养幼儿良好的阅读习惯。

不过,起初通过日常观察,她发现幼儿虽然会在老师的督促下看书,但更多时候他们的注意力无法集中。

徐惠历来雷厉风行,这次也不例外。发现问题后,她开始自学工具书籍,同步将专家教授请到幼儿园开展研讨,开始了阅读课程的探索,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难题——

比如,关于幼儿阅读教育,教师理解、接受能力不一,徐惠就专门成立课题小组,组织他们观摩、培训,同时分组教研、分层推进;比如,老师精心挑选绘本,幼儿不爱看,徐惠则坚持站在儿童视角,选择、调整满足儿童内容世界和成长需求的绘本。

这个从无到有的过程,不管遇到什么困难,徐惠都带领团队,围绕“为幼儿打开世界”共同努力。这一持续8年的探索与实践,已成功提炼与优化出“悦读”“创意美术”“运动大本营”这三大特色课程,出版发行了《阅读,为幼儿打开世界之门》《主题背景下的幼儿园绘本生成学习活动》两本课程成果书籍。

“阅读教育,已成为我园一张‘名片’。”徐惠说,这些成果值得师大幼儿园全体教师开心,我们更为惊喜的是,阅读带给孩子的成长是有迹可循的。“喜爱阅读的孩子也许不是成绩最好的,但一定是内心充盈的。”

从阅读习惯到行为习惯,从文明礼仪到协作精神,和徐惠一样,家长们感叹着自家孩子的变化。

微信图片_20230418145626.jpg

2022年,大(五)班周思泽的爸爸在毕业典礼上,讲述了这三年,他印象中关于幼儿园、关于孩子的变化。“劳动实践活动、区域活动、‘悦读’课程……师大幼儿园逐年探索丰富的家园共育活动,对于第一次当爸爸的我来说,在这里学习了三年,也成长了三年。今天,我作为家长代表,想告诉老师们,在你们无微不至的关爱和循循善诱的教育下,这些孩子已经养成了良好的习惯,你们的教育是成功的。”

正是这些生活中的一点一滴的肯定,化作徐惠坚持多年的力量。一所岳麓山下充满书香气质的儿童乐园,已从理想变成现实。

“只有幸福的老师,才能育出幸福的孩子”

园所规模扩大,特色逐渐凸显,是好事,但师资队伍建设始终是徐惠心中一根时刻紧绷着的弦。

“前几年,最多一次曾考走14个老师,还不包括正常调离的。不过,这也从侧面说明我会选人,且园所的培养机制好。她们能在这里成长,能继续服务于湖南幼教,也是一件好事。”徐惠话语的无可奈何中,仍透露着乐观态度。“我们要做的,是接受,并提高现有师资队伍的力量,让他们感受到幸福。”

“8年,园所共引进20名本科生、研究生。我们根据年龄、性格、专业,专门为他们制订了个性化成长方案。”如今,整支队伍已有81人。如何培养,成为幼儿园的发展大事。

“关于年轻教师,我想要他们在这里,不虚度最好的年华,实现自我价值,收获归属感;关于经验丰富的教师,我希望激发他们无限的活力和热情。”对园所每一个教职工的发展,徐惠心里都有一份精细的计划表。

2020年毕业的曹怡收获颇多。

2022年9月,按照开学惯例,幼儿园需要召开新生家长会。原本计划担任小班家长会主持的徐惠,因要事临时无法参加,决定将这一重任交给曹怡。

“幼儿园的家长会看似简单,但要开好、开得高效,不容易,尤其小班新生家长会。让家长对幼儿园初步了解,增进对幼儿园各项工作的理解和信任,同时积极配合老师缩短孩子的“入园焦虑期”,都是重点。”曹怡没想到,在入园的第二年就得面对这种大场合。

“我相信你能够撑住。”徐惠留下讲话稿,“抛”下这么一句话,就离开了教室。但没想到,正是这句话,竟能让曹怡定下心来。

“那天,熟悉好徐园长提前准备的内容后,我拿着话筒,台下100多名家长满是期待的目光,这是支撑我勇敢站好讲台的力量。在幼儿园两年积累的专业素养,则帮助我顺利完成了这个‘第一次’。”结束后,曹怡瘫坐着,松了一口气。“虽然过程磕磕碰碰,也没达到理想效果,虽然五年、十年之后的家长会,我可能会有更自如,有更好的表现,但是,在这个阶段,我能去尝视、去承担,就是一种成长,就是一段宝贵经历。”

“开完这次家长会,我再也没有担心组织其他活动了。”曹怡开玩笑说道,“很多时候我们自己可能都害怕完成不了的事,徐园长仍然选择‘相信与放手’。”

如果说,以曹怡为代表的年轻教师,在徐惠的“放手”下,体验了不少“第一次”;那么,不少经验丰富的资深教师,则认为自己在徐惠的肯定下,得到综合性的发展。

周艳在师大幼儿园的工作时间已迈入第15年。她印象中,与徐惠更进一步的交流,是徐惠担任保教主任之后开始的。“她比我更有经验,成为保教主任后,主动手把手教我开展家长工作的技巧。还告诉我,‘你不仅要做一名专业型的教师,更要做一名研究型的教师’。正是这句话,给了我肯定和动力。”

2019年,周艳被提拔为保教主任,很是紧张。“我很清楚,作为中层,不管是专业能力还是管理能力,都得拔尖,才能胜任这个岗位。”

刚接手工作,周艳就安排筹备当年毕业典礼。在幼儿园,算是一项比较重大的活动,也算是周艳第一次作为负责人来统筹整个活动。“稳妥起见,我参考了以前的老方案。”周艳说,“徐园长审核时,并不满意。她认为老师的分工和工作安排太笼统,要求我必须重新做一份,包括前期准备、具体环节、人员分工,甚至该精细到如何串联环节。在她的指导下,我重新制订了一份精细的方案。后期执行过程时,果然比以前轻松很多。”

就这样,徐惠在引领教师专业成长之路上,善于聆听不同的声音和意见,支持他们的天马行空,及时改进不足。因为她坚信,教育从来就是关乎幸福感的一件事,只有幸福的老师,才能育出幸福的孩子。

教师们看来,幸福感还体现在不断优化的制度上——

徐惠认为,比起约定俗成、口耳相传的管理方式,一系列精细化的管理制度对于教师队伍建设是极为重要的。“保育员工作手册、教师工作手册、新教师上岗手册、厨房人员工作手册、家长会流程手册……”徐惠细数着她上任以来,制订的各部门规章制度及岗位职责。“每学期再根据政策要求,调整和优化。就连老师绩效考核,都修改了四五轮。从依样画葫芦,到优化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模式,园所的制度已完成从1.0版本向2.0版本、3.0版本进阶的过程,形成了具科学化、精准化和人性化为一体的标准。”

抑或是体现在不断增加的“人情味”上——

争取而来的编制,逐年提高的福利待遇,教师午休床的增加……徐惠将每一个教职工的事都当成自己的事,认真对待。平日里,她对生活的追求和向往,也感染到不少人。“生活中的她,经常处于放松的状态,会和我们一起讨论穿搭,也会约着一起吃饭探店。”教师们都说,用“亦师亦友”形容与徐惠的关系,再合适不过。

努力并不会白费。近3年,园所有40多名教师先后荣获省集体备课大赛一、二等奖,省安全课例比赛二等奖,获评“四有好老师”“骨干教师”“十佳青年教工”“优秀党员”等光荣称号。

“心里装着的,都是孩子”

31年,从一线教师到管理者,从合格到优秀,从青涩到成熟……徐惠大胆迎接一个个挑战,带着初心和激情,实现自己的教育理想。

有人说徐惠是“乐天派”,再大的苦难,不太往心里藏;再大的挫折,翻过坎后,很快就会忘记,只记得生活中明媚的人和事。

还有人说徐惠是“行动派”,是成功的改革者,8年时间,踩着时代的浪潮,将师大幼儿园推向更高的台阶。

徐惠本人却说,不管是怎样的自己,心里装着的,都是孩子。

微信图片_20230418145633.jpg

“为什么选择学前教育?”记者好奇问。

“其实当时完全不懂这个专业,可以说是在老师和家人的建议下填报的志愿。”徐惠很坦诚,与记者聊起了过去的故事——

当年,初中毕业上中师,是不少优秀学生的选择,徐惠也不例外。1989年,即将参加中考的徐惠,因成绩较好,在父母的建议下报考师范专业,他们认为,“既能分配工作,又有面子。”

“但是各学校录取的指标数量有限,班上包括我在内有三名学生想报考。班主任建议大家不要报考同一所师范学院,紧接着说我是班上的文艺委员,能歌善舞,性格活泼,可以报考长沙师范学校。”值得高兴的是,徐惠和同学通通被录取,但是直到报道当天,她才知道自己将要踏入一个陌生领域——学前教育。

1989年9月,徐惠来到长沙城北的荷花池畔,开始享受在长沙师范学院的学习生活。“其实学校我很喜欢,当时人很少,3个年级只有400多个学生,属于小班式精品化培养。特别是开设的各类艺术课程,舞蹈、声乐、钢琴、书法……丰富多彩。”

但此时,成天“傻乐呵”的徐惠依旧沉浸在校园生活中。直到1992年7月1日,18岁的她毕业了,分配的工作地点是湖南师范大学幼儿园。她再次憧憬起更美好的生活。

没想到,上班后的第一个月就给了她“下马威”。

那是她带的第一届小班的学生。“这个孩子拉肚子,不懂应该找老师帮忙,只觉得好玩,还弄满全身。”刚毕业,又爱美的女孩子,哪见过这种场面。但作为年轻教师,徐惠只得硬着头皮给孩子洗干净、换衣服。“毫不夸张,洗完之后,我在幼儿园门口吐了半个小时。”

“原来,学前教育专业既要上课,又要剪大红花,还要拖地板、洗杯子、擦桌子。”初来乍到的徐惠是接近奔溃的状态,曾经的骄傲让她有些迷失了前进的方向。

但喜爱孩子的徐惠并没有停止对美好的向往,很快,她收拾好心情,重新出发。也正是因为她的“乐天派”精神,吸引了好几个“特别”的孩子。

1996年,一个患有自闭症的孩子被园长带到徐惠跟前。“他4岁多,不会大小便,也不懂怎么与其他孩子交流。医生说,比起家里,在幼儿园更适合他进一步治疗。”让徐惠更头痛的是,这个孩子经常满园乱跑,没有规则意识,所以必须得让家长陪同。“所以整整两年,都在这个家长的注视下工作。”

“当他站在我面前,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时,我就不忍心说‘不’。”后来,只要有类似情况的孩子分到徐惠的班上,“我不会拒绝,也不怕付出,因为自从事幼教起,我只想帮助所有孩子,留存美好的童年记忆。”

就这样,第一个16年里,徐惠扎根一线,从小班带到大班,送出一届又一届幼儿。直至今天,即将接近她职业生涯的第二个16年,这期间她已先后担任了班主任、年级组长、保教主任、业务副园长、园长,体验着从不同角色抵达幼儿的心灵。

“每一年写总结,回顾园所的变化、师幼的成长时,是自己最直接感受到职业成就感的时刻。同时,这种成就感又会激励我大步向前走。”今天的徐惠,不仅是园长,还拥有学前教育硕士研究生导师、湖南省学前教育学会理事、长沙市学前教育兼职教研员、教育部幼儿园园长培训中心实践教学指导专家等多重身份。在她和团队的努力下,师大幼儿园赢得不少高光时刻——2015年,在长沙市第一届素质教育督导评估中,获得优秀;2018年,被评为湖南省首批保育教育规范园;2020年,成为教育部幼儿园园长培训中心学员实践教学基地……

不仅如此,徐惠对学前教育,有一份沉甸甸的责任。在她的带领下,师大幼儿园不仅开办三家合作分园,输出学前教育优质品牌,还成为长沙市教育局对口支援的帮扶园,促进了全省学前教育优质均衡发展。

“大家好才是真的好。”几年时间,徐惠的足迹已覆盖市区普惠园、农村幼儿园共计30余家,受益师生达2000余名。“能通过这种机会和他们相遇,促进园所同频共振,是幸福且有意义的事。”

热稿排行

Baidu
map